没文化也想有追求。
内心喧嚣中恋恋不舍的最后尾音。
无意义絮语多。感谢来访。
( '-ωก̀ )

偶然之间

偶然间悟到了少女之美,感觉自己要在怪大叔之路上走得越来越远。

起因是昨天见到的孩子。竟然不自觉地就看呆了,注视着她的一颦一笑,看她纤细的身体线条和皮肤的质感,那份神态竟让人看入了迷。既有儿童的无暇感,又有一份迈向妩媚的趋势蕴含在里面,梳得也正是我心目中“典型”的少女发型,显得轻盈又俏丽。如今这孩子年纪尚小,笑起来还是娇憨的感觉较多,微微蹙眉的样子也没有那么沉重。已被无数前人赞叹过的成人和儿童之间的少年情态,昨日我才真正理解其意,被青春的曼妙击中后一时恍然,也是想起初中那时的种种情景,又一时感慨万分。

打这几个字的时候听到了醉仙歌。老妖和晃儿的版本。听了好几年这歌了,却一直没有腻过,除去这首歌承载的哪年哪月的记忆外,我非常向往每次听到这首歌时自己幻想出来的意境,行走云间,一樽故人所酿醇香岁月,酹山河以痛饮红尘三千。长生而逍遥世间的意象和渴望,不知何时已经化在骨里。

不过,长生之身和生老病死,在各种想象中,在基本的概念里,就是两座围城,将这两座围城联系起来的,则是充满了磨炼和危险的两种途径:转世和修仙,这两种途径究竟代表了人类内心的哪些恐惧,且看下回分解(并没有)。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月下半日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