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文化也想有追求。
内心喧嚣中恋恋不舍的最后尾音。
无意义絮语多。感谢来访。
( '-ωก̀ )

不远不近

站在某个学科的入口,中午刚吃完的肠粉太辣,喝着的饮料也顾不上咂摸,光往嗓子里灌,仿佛已经盼来了我最期望的状态,大家各做各的,如同一个熟客宾馆,也有一勺温情在寡淡的对话中,自以为是个需要很多空间的人,也觉得很多事不多不少才是最佳,面对极少数人才撒欢又无所顾忌。混着儒家和道家的人生哲学使我总在摇摆,昨日被暗示需要淡定一点,我正襟危坐连笑也不敢,只差汗如雨下,活脱脱被点的进士诚惶诚恐的脸,也不是非要抬举自己,只是书看得少不知道该打什么比方。
我知道闲云野鹤,却不知道那究竟是如何一番滋味。明白自己生活阅历多了才能写出些不以自我为中心的东西,可那声音撕扯着我,别往前去,于是我踌躇着不肯长大。
昨天读了本木心先生的随笔集,要感谢中文系的同学,我也不赘述我有多么孤陋寡闻,也无法全部表达我的喜爱与崇敬,木心先生的文字太有那个时代的气质,让我想起雨中的小巷,老墙边盛开的一枝梅花,如今偶然一见的红砖衬着无云蓝天,它们慢慢吟唱着远走高飞的昨日,和不远不近的明天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月下半日闲 | Powered by LOFTER